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

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

一颗小白杨 著
  • 类别:古代言情 来源:cd 总点击:7
  • 更新时间:2024-07-09 17:55:14

热门小说《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沈矜谢清淮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一颗小白杨”,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她收回视线时无意撞上谢清淮含笑的眼,他眼尾微微挑起像是在求表扬“......”他可真行,为了让她答应如今都会这—招了魏诗然不敢怪蒋梦芸的未婚夫,干脆将矛头对准了沈矜怪她酒倒得太满沈矜在心里竖起大拇指这颠倒黑白的本事“她不是提醒你了吗?”谢清淮慢悠悠道“你帮她说话?!”魏诗然瞪大双眼,身体彻底转向谢清淮那边也顾不上此时她有多狼狈“有吗?”谢清淮抿唇勾出—个浅笑,他晃了晃杯中的酒:...

收起

最新章节 ( 262章 )

  • 卧室内大床上,女人肩膀一抖一抖的,那双上挑的狐狸眼蓄满了泪水。
    她越想越觉得委屈。
    虽然她这几天卖给他了,但他也不能这样羞辱人。
    居然在那种时候接电话。
    听到邵子行的声音时,她心脏险些骤停,尤其她知道客厅里还有谢清淮在,她跟谢清淮交往三年。
    谢清淮对她的声音很熟悉。
    若是被谢清淮知道在跟他分手后,她上了谢清淮的床。
    她成什么人了?
    尤其挂了电话后,他像是被人按下了二倍速开关,最后弄得她面子里子全没了。
    “都弄我身上了,我还没说你,你哭什么?”。
    谢清淮站在床边,将人捞起抱进怀里。
    床单上大片的水渍印像是小朋友半夜尿床一般,男人眼眸暗了几分,她可真是给了他好大的惊喜。
    一周的时间......有点短了。
    “谢清淮,你欺人太甚!”
    沈矜红着眼,咬牙切齿看着一脸餍足的男人。
    她真想跟他同归于尽算了。
    “洗完澡带你去天台。”谢清淮在怀里小女人红肿的唇上亲了亲。
    沈矜愕然瞪大双眼。
    “不要。”
    “我......我明天还要上班。”
    谢清淮低低笑出声:“原来你想在天台做这种事啊。”
    沈矜微愣,旋即才发现她被耍了。
    “我想睡觉,不想去。”
    “沈小姐,你现在整个人都卖给我了,可没有拒绝的权利。”
    沈矜垂下眸子。
    是啊。
    她没有拒绝的权利。
    巨大的悲凉感将沈矜包围,她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
    夜风习习,吹得沈矜的脑子都清明了几分。
    她靠在躺椅上,看着天空那轮似银盘似的明月,夜空缀满了一闪一闪的星星。
    沈矜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明天上班应该不会下雨。
    下雨天她很讨厌出门。
    那种潮湿的,黏腻的感觉让她很是难受。
    冰凉的易拉罐碰到脸颊时,她骤然收回视线。
    猝不及防对上谢清淮的脸,她眼底的厌烦一览无余,谢清淮像是没看见似的,将手里的啤酒递给她。
    “喝了睡觉。”
    沈矜拉开易拉环。
    给她就喝啤酒,给别人就喝名贵红酒。
    可真是泾渭分明。
    正好,她也不喜欢喝红酒。
    沈矜小口喝着冰啤酒,歪头看着旁边的谢清淮,试探问道:“他们走了吗?”
    “喝多了,在二楼睡了。”
    谢清淮捉住沈矜那只搭在腿上的手漫不经心的玩着。
    女人十指纤纤,像无瑕的白玉,柔若无骨,触感极好,尤其是她握住他时,那极致的对比。
    让人血液沸腾。
    他耐人寻味扫了眼沈矜,“还惦记阿淮呢?”
    “我惦记他做什么?”
    沈矜皱了下眉,想将手抽回。
    谢清淮的手像铜墙铁壁似的,她那点力气在他面前不过是徒劳。
    谢清淮:“一提他就跟我撒野?”
    “我没有。”她只是不想再听到谢清淮的名字。
    尤其是从谢清淮嘴里说出来。
    “你最好没有。”谢清淮淡笑一声,慢条斯理将手里的啤酒放在桌上,“他跟苒苒最近要准备见家长了。”
    沈矜身形顿住。
    他们准备结婚了?
    也对。
    失而复得的宝贝肯定要快点结婚,好将她留在身边。
    一道黑影笼下,男人低低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好喝吗?”
    “嗯?”
    沈矜迷茫抬头。
    他刚刚不是在喝吗?
    “试试你的是不是更好喝。”
    话落,一只干燥的大手扣住她的后颈,男人的手稍往上一提,她的红唇便全部暴露在眼前。
    她看着谢清淮的脸越来越近,谢清淮的唇形很好看,不是那种无情的薄唇,是那种饱满的唇形,看起来很好亲。
    柔软的唇压上来时,沈矜愣住在原地。
    她乖巧地任由男人含住她的唇瓣,刚喝的未来得及咽下去的啤酒全都被他一扫而空。
    沈矜从脸一路红到脖子。
    他他他是变态吧!
    自己有,却偏要从别人嘴里抢食。
    -
    谢清淮站在二楼阳台,楼下那辆黑色的迈巴赫副驾驶那一抹红色裙摆随时车门关上消失不见。
    他昨天一夜没睡好。
    梦里都是以前跟沈矜抵死缠绵的画面。
    他憋了一肚子火,想来阳台吹吹风,清醒一下。
    刚出来就看到那抹红色的裙摆以及洁白光滑的小腿,他没想到谢清淮居然会一大早带女人出门。
    他收回视线找到沈矜的号码拨了出去。
    电话那头的沈矜看到来电显示时,手一抖。
    难道在准备来给她分手费了?
    “怎么不接?”
    电话响了半晌沈矜都没接,正在开车的男人用眼尾扫了一眼她。
    沈矜将电话挂断,“骚扰电话。”
    分手费这种事,总不能当着谢清淮的面谈。
    等她中午有空再给谢清淮回拨过去。
    沈矜并不知道被她挂了电话的谢清淮脸色有多难看。
    他眼底的自在必得在手机里传来“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时,逐渐演变成风雨欲来。
    他跟沈矜认识六年。
    即便是沈矜发高烧,也从没漏接过他的电话。
    -
    “沈矜姐,我刚刚听说我们公司好像有个白富美。”
    沈矜刚一坐下,纪颜便凑了过来。
    沈矜不是个八卦的人,但纪颜是,她拿着手机那刚加的八卦群里的消息翻给沈矜看。
    照片里黑色迈巴赫映入眼帘,沈矜陡然愣住。
    这不是谢清淮的车吗?!
    看来是昨天他来接她被人看到了。
    “这车好像一千多万呢。”纪颜双手捧着小脸,一脸的羡慕。
    “为什么说是我们公司的?”沈矜问道。
    “我们公司的人看到的,说是从二十三楼一块坐电梯的,到楼下后看到上了这辆车。”
    “沈矜,你收拾一下跟我出去一趟。”
    沈矜桌子被敲了一下。
    说话的人是公司的老员工凌姐,她如今算是凌姐带的徒弟。
    沈矜连忙将笔记本跟笔装进包里跟着凌姐走了。
    上车前凌姐冷冷扫了沈矜一眼,“这个项目已经差不多敲定了,待会你别说话,听着就是。”
    “好。”
    沈矜有点忐忑上了车。
    凌姐看起来三十多岁,从昨天到现在她没见凌姐笑过。
    是个很严肃的人。
    车子行驶在车水马龙的大道上,沈矜正襟危坐,目视前方,看着看着她总觉得这路越来越越熟悉。
    当车子在瀚海集团大厦下停下时,沈矜恨不得原路返回。
    这是谢家的产业。
    谢清淮就在这栋大楼上班。

手机上阅读

请扫二维码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