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暗恋:大叔追着我不放

双向暗恋:大叔追着我不放

挽榴 著
  • 类别:古代言情 来源:cd 总点击:13
  • 更新时间:2024-07-09 17:54:01

主角是方简顾淮言的古代言情《双向暗恋:大叔追着我不放》,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挽榴”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这说明他一晚上都没有回他的房间。方简马上跑回自己房间,把行李收拾好,拎着行李箱就往外走。那客房的门紧紧地关着,他们应该还在睡觉。她吃力地拎着笨重的行李箱下楼,一径走到别墅外...

收起

最新章节 ( 159章 )

  • 中午,顾淮言有应酬,方简没事,跟着一起去了。
    一大帮子生意人在酒桌上,喝酒客套吹嘘。方简才吃过早餐,不饿,便不上餐桌,就在旁边的休息间坐着玩手机。
    玩了一会儿,就想起了顾淮言的生日礼物,她还没有买。
    虽然她嘴上很抱怨,不给他补生日礼物,但是心上还是惦记着的。
    方简探身看看那边的包厢,顾淮言坐在那儿,这时候似乎有些闲。她就踅摸着走过去,背着一酒桌的人站在顾淮言身侧,小声道:“言哥哥……”
    顾淮言抬眸望着她,眼眸黑而深沉,沉沉应声:“哼哼唧唧的,你要干嘛?”
    “那个,言哥哥,你出来一下。”
    “干什么?“
    他看人的眼神真的好让她迷醉,方简有些招架不住地垂了眉眼,仍是低低撒娇:“你就出来一下嘛,我有话跟你说。”
    “你想说什么?”男人凝看着她,未动。
    方简瞥他一眼,再回头看看酒桌。酒桌上人一多就闹哄哄的。他们三五成群的在讲大话。徐天也在帮着顾氏招呼。所以暂时没人管他们这边。
    方简也就不叫顾淮言出去了,直接说:“言哥哥,给我一点钱。我坐在那儿,有些无聊,想出去逛逛买点零食。”
    她到顾家以后不多久,顾父顾母就将她所有的零花钱,都交由顾淮言管着,由顾淮言给她发放。
    “要多少?”男人问。
    方简想,给他买礼物,起码要几百上千块吧。
    不过,在零用钱上,顾淮言管她管得还挺严的。平时就,就一百两百这样给的很小气。这一下子向他开口要这么多,感觉有点困难。
    方简抬眼皮望望他,伸手过去,小手指捏着她西装领子一小点,柔弱弱地撒娇:“言哥哥,给我多一点钱好不好?好不好嘛?”
    小姑娘这样娇柔柔地跟他撒娇,顾淮言的心、神都有些酥了。
    管着她的零用钱,加上“抠个门”还是挺有好处。
    方简见他不动,就向他身上凑了凑,小手无意识地捏弄着他的衣服,低低地跟他磨缠:“言哥哥,我要钱买零食。言哥哥,快点拿钱呐。”
    顾淮言被她磨缠不过,从怀里掏出钱夹:“要多少?”
    方简咧着嘴,盯眼看他打开钱夹:“我要,一千。”
    看他皮夹里那一沓大红皮,一千块应该有的。
    顾淮言掏出现金递给她:“去吧,注意安全。”
    方简喜滋滋的,拿着钱走了。
    唔,有时候,他给的也挺大方。
    顾淮言看着她离开的小身影,眼里都是温柔宠溺的目光。
    他将钱夹收了,目光收回,转瞬又变成清冷疏离模样。
    酒桌上的生意人都是人精,他们刚刚都很识趣,不去打扰顾淮言,和那漂亮的小姑娘。
    但等那小姑娘一走,他们都有注意看到顾淮言的神色。心中立刻就有底了,那小姑娘,虽不知她是什么身份,但绝对对顾总很重要,切记不能得罪。
    ……
    方简拿着钱,在附近的一个大商场逛起来。
    她先去甜品店买了一杯饮料,跟着边喝边逛店。看了几家,对比了一下他手里的钱,应该只够买一条普通的领带。
    那就买领带吧。
    在店里,方简细心认真地挑了挑,挑了很久很久,最后选了一条深色带暗纹的领带。
    这款领带看上去低调又奢华,跟顾淮言气质很配。方简很满意,就拿在手上,去柜台处付款。
    她刚把领带放下,让销售员算账,就在这时,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拿起她挑选的那盒领带,看了看,道:
    “这领带我喜欢,我要了。给我包起来。”
    说话的人,是一个打扮时髦且富贵的年轻姑娘。
    方简礼貌地跟她说:“不好意思,这位小姐,这领带我已经买下了。”
    说完,她看见她身旁还站了一个女生,一看,竟是认识的,是丹城学院的舞蹈学生,好像叫袁雪婷。她们昨天还代表两个学院比赛来着。
    方简有些惊喜地“咦?”了声,“袁雪婷,好巧啊,居然在这里碰见了。”
    袁雪婷笑道:“好巧啊,方简,我们又见面了。你还没有回莞都吗?”
    “嗯,还没。过两天就回去了。”方简看看她身旁的那位富贵小姐,礼貌问道,“这位是,你朋友?”
    “对,我朋友,她姓林。”袁雪婷介绍时,也不说她叫什么名字,只报了一个姓。
    方简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客气地打招呼:“林小姐,你好!”
    这林小姐似乎不太懂什么是礼貌。她没有搭理方简的客套,脸上浮着一抹傲然的似笑非笑,斜睨着眼睛看袁雪婷,阴阳怪气道:“你怎么谁都认识啊?也不挑拣挑拣。”
    又转过头跟柜台说:“这领带我要了,包起来吧。”
    柜台里的销售人员微笑着说:“不好意思,林小姐,这条领带是这位小姐先挑中的。”
    “哦,是吗?”林大小姐不以为意,“她付钱了吗?”
    销售小姐道:“那倒还没有,不过正在做结账。”
    她话还没说完,林大小姐就拿出了一张黑卡,眼神蛮横霸道地看着销售小姐:“我说,我要了。刷卡。”
    这,这林大小姐还真霸道呢。
    方简有些气不顺,但面上仍然带着礼貌的微笑:“林大小姐,是不是听力有些问题?这款领带我已经买下了。你若想买领带,店里有许多可以随便挑。但这一条,是我挑中的,我要买。”
    既然她林大小姐不讲礼貌,也不讲道理,那她方简也不跟她讲这些了。
    林大小姐正要说话,袁雪婷拉着方简到旁边,低声道:“方简,你还是挑别的领带吧。你是争不过林大小姐的。”
    方简奇怪:“为什么?我没有要跟她争什么呀,就是买东西先来后到的道理,她应该懂得的吧?”
    “哎呀,你争不过她的。你知道她是谁吗?她可是咱们丹城有名的富商林氏企业的千金大小姐。从小到大,她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所以你还是让让,挑别的吧。”
    袁雪婷这样为方简着想。其实她看见林千金这样压制方简,她心里不知道有多快慰呢。
    而且争领带这事的起因,还是由她袁雪婷挑起的。

手机上阅读

请扫二维码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