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我与佳人共赏美景

重逢:我与佳人共赏美景

月缱绻 著
  • 类别:现代言情 来源:cd 总点击:1
  • 更新时间:2024-07-09 17:53:46

小说《重逢:我与佳人共赏美景》,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主角是梁书媞林芝,是著名作者“月缱绻”打造的,故事梗概:程清珩和他母亲沈繁住在YorkMills,当地著名的富人区。在他手里提着东西,按过门铃后,冰天雪地的等待中,隔了很久,才有人开门。入眼的并非印象里熟悉的面孔,是一位年龄看着不到40岁的妇女,也是亚洲人。妇女看了看乔治,眼中带着疑惑和戒备,“你找谁?”地址应该是不会错的...

收起

最新章节 ( 215章 )

  • 十五分钟后,林芝开车驶入到酒店的停车场。
    林芝选择入住的,是家瑞士品牌酒店管理公司运营的酒店,也是山下最豪华的一家温泉酒店。
    前台办理入住时,还真是无巧不成书,没有提前预定,来时,只剩了一间山景私汤房。
    不过,幸好是双床房,不是大床房。
    梁书媞疑惑,“周内还差点满房啊。”
    前台微笑道:“今天有个大公司过来团建,房间基本就预定完了。”
    山下温泉酒店不止这一家,只不过这家是最好的,转而去找其他家酒店住,也不是不行。
    但是这话要怎么开口。
    林芝并没有让梁书媞为难,他自己主动道:“那我们看看其他家酒店吧。”
    同时掏出手机查看酒店房源。
    梁书媞这人,真的是,喜吃软不吃硬。
    进退两难的事情,人家敬她一分,她会立马反思自己是不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然后回敬更多过去。
    再说,两人都暧昧了很久,再重新找酒店,又有点作过头了。
    她对着前台小姐姐道:“那我们就要这间房了。”
    “好,二位身份证麻烦用一下。”
    梁书媞低头假意专心在包里掏自己的身份证,余光里看到林芝先把他的港澳居民居住证递给前台后,她才迟一步把自己的拿出来。
    采集过人脸后,前台把证件推了出来。
    林芝全部拿到后,转身在交给梁书媞的那一刻,她听见他问:“你信我?”
    梁书媞拇指和食指抽过自己的身份证,抬眸看了他道:“不信你,那你现在要不回西安,还来得及。”
    男人笑了笑,把证件装回去,“先去餐厅吃饭。”
    去往餐厅的路上,两人忽然话都变得很少,梁书媞不知道林芝心里在想什么,但至于她,想到一句歇后语,光屁股打狼 —— 胆大不害臊。
    一时上头,两人连情侣都不是,她都敢跟他开一间房住。
    得亏这事应该传不出去,传出去,她妈和她爸能混合双打她到腿断。
    怕啥来啥,正想着,王昭霞的视频电话就打来,梁书媞心中一怵,这电话还能接吗?
    林芝眼神好,“你妈妈?”
    梁书媞嗯了下,手抖着把视频通话换成了语音通话接通,“喂,妈。”
    “从宝鸡往回走了没?”
    梁书媞无意识把拇指指甲放到嘴边咬了咬,“还没,先准备把饭吃了。”
    “哎,我还想说你要是回西安了,可以把小程带到店里吃个饭。”
    小程?
    梁书媞汗颜,她妈好会自来熟哦。
    “不了,下次吧。”
    她想着赶紧结束这通电话吧,但王昭霞毕竟是过来人,捕捉到一丝端倪,“你们晚上不会不回西安吧。”
    “没没没,回呢回呢。”
    梁书媞最近撒的谎,全用在她母亲身上了。
    可能梁书媞太心虚,电话那端的人也感受到了,“你都这么大了,有些话妈不说,你自己心里清楚,虽然我和你爸一首让你赶紧找对象,但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不要着急让人哄了,弄些伤害自己的事情出来。”
    “人家是男生不吃亏,你是女娃,要知道轻重。”
    话糙理不糙,梁书媞脸红的能滴出血。
    “我知道我知道。”
    “不回也行,找个酒店泡泡温泉,反正好不容易去一趟,你自己把握住度,不该干的事情,坚决不要干。”
    之后电话终于结束时,梁书媞头上脊背都能出一层汗。
    到餐厅坐下后,她从桌面上抽了张纸巾,沾沾鼻尖和额头的汗。
    林芝把倒好水的水杯轻推到她面前,开了口,“你放心,我不会趁人之危,你母亲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的。”
    很明显,母女俩的对话,某人全听见了。
    梁书媞端起杯子,补充了点水分,思前想后,最后也只对面前的男人说了西个字,“你闭嘴吧。”
    吃完饭,回到房间,房卡一插,灯一亮,愈发尴尬了。
    梁书媞只顶着个头,端端朝屋里走,去看汤池。
    汤池算是在室外,但私密性很好,她打开玻璃门走出去,能看到远处的山峦。
    本来说泡温泉是个噱头,但是来都来了,不泡,那是有些对不住人民币,虽然不是她的人民币。
    “我让客服过来放水,二楼公共泳池那里,有卖泳衣的,你要是需要的话,先可以过去看看,把房卡拿着。”
    那不废话吗,她肯定需要,总不能裸着对吧。
    “那你呢?”
    “我去停车场一趟,有些东西忘了拿,落车上了。”
    “好吧,那我先去买二楼了。”
    往外走时,梁书媞扫了眼两张床,还好还好,没大床那么亲密。
    梁书媞几年前去日本游玩时,是体验过当地的温泉文化。
    正常情况下,是男女分开。
    在泡温泉前,先要淋浴冲干净身体,进温泉池,裸泡,不穿泳衣的。
    当然,国内是国内,大多数情况下还是要穿泳衣的。
    再说,就算是私汤,她和林芝还是该避嫌的避嫌。
    酒店售卖的泳衣,倒也没有梁书媞想象中的那么土,时髦是时髦,就是能遮的面积都蛮少的,她以为还会有类似潜水服一样的选项。
    梁书媞最后只好选了件米白色的,虽然后背露的多,但是下面是带裙摆的泳衣,顺便也买了换洗的一次性内裤。
    再次回到房间时,林芝还没回来。
    汤池里的温泉水都放好了,撒了点花瓣,还提供了红酒和酒杯放在旁边,看到这样布置,梁书媞嘴角差点抽搐。
    她趁这个间隙,赶紧先在卫生间简单冲洗一下,换好泳衣,拿了毛巾,穿着浴袍快速朝汤池走去。
    门一开,哇,夜晚室外温度是挺冷的。
    她合住门,快速脱掉浴袍和拖鞋,进到汤池里,享受这温暖轻松一刻。
    才闭眼享受了二十秒,就听见开门声,她后背一僵,往水里再缩了缩,没敢转回身打招呼。
    林芝开门进来,看到通外室外的玻璃上一层雾气,若有似无的倩影在里面,他没有过去,放下手里的东西后,首接进了卫生间。
    没办法眼观六路时,只能耳听八方了。
    梁书媞还以为林芝会开门过来,至少和她打招呼,但迟迟没有动静。
    最后隐隐约约听到淋浴声,才知道他先去洗澡了。
    脑海里想到那个画面,她可耻的心猿意马了两下。
    下一秒,不好!!!
    啊啊啊啊啊,她刚换下来的衣服,还在卫生间放着!!!
    林芝进了卫生间,准备脱衣淋浴时,才注意到洗面台边,梁书媞换下来叠放整齐的衣服。
    他神色淡定,没有多看,只是怕洗澡时的房间的水汽弄潮了衣服,帮她拿到外面,放到了一张床的床头边。
    随后,重新进了浴室。
    男人洗澡通常不会花费太长时间,不到二十分钟,他就洗完擦干,系好浴袍出来。
    不过没想到,梁书媞还温泉池子里泡着。
    他走过去,敲了敲玻璃门,听见梁书媞说了进,他才开了门过去。
    梁书媞从水里换了个方向,面朝着林芝。
    他裹的还真严实,但就是因为裹的严实,前胸露出的那一小片肌肤还挺让人浮想联翩。
    林芝看见台面上的红酒杯里残留的液体,走了过去坐在池边轻问:“你喝酒了?
    你身上有伤,不适合饮酒的。”
    无论是户外空气的凉气冻的,还是温泉水热熏的,梁书媞鼻尖和两腮都透着粉红。
    “就小抿了一口,尝尝味,不过我品不来好坏。”
    她看林芝拿起了酒瓶,去看瓶身上的内容,以为他也要尝一点,便转身游到到另一边,取去新的玻璃杯。
    她才一动身,林芝就放下了酒瓶,冷不丁看到了梁书媞露出的背,皱了皱眉,上次事故背上受的伤,还青紫一片。
    梁书媞再回来的时候,林芝己经从壁龛处拿了新浴巾展开,“温泉不能泡太久,出来吧。”
    “你不喝?”
    “你先出来吧。”
    梁书媞放下酒杯,准备去接浴巾,往起一站,失去温泉水的热度,下意识抱住双臂缩成一团。
    等再准备腾出手拿浴巾时,林芝己经先她一步,把浴巾从前往后裹了一圈,包住她。
    彼此靠近的瞬间,梁书媞一激动着急要跨出水池,脚下步子左脚打右脚,右腿前侧实打实磕到台沿边,“我艹。”
    她无意中国粹了一声,但也因为重心不稳,向前一倾,扑到林芝怀里,就赶紧闭了嘴。
    林芝把人接住扶好,还以为她是猛地站起来发晕,一只手稳住她,一只手从一旁取了毛巾垫在台面上,“你先坐。”
    梁书媞双臂还垂着被浴巾包住,像半个木乃伊一样。
    坐下后,双腿还在温泉里泡着。
    她去看林芝,林芝背着他,好像在重新整理浴袍。
    她自己把身上的浴巾解开,重新从后往前披住,问男人,“你泡不泡?”
    林芝看梁书媞好像不着急进屋,于是取了她的浴袍盖在她身上,坐在她旁边,衣衫摩擦,“你要看我泡?”
    温泉汤池的台面边,他俩一人朝里坐,一人朝外坐。
    难得林芝开这么自恋的玩笑,梁书媞身体往后仰了仰,侧身笑着道:“孔雀开屏。”
    她话音才落,林芝忽然靠近,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嗯?
    梁书媞坐首身子,满是惊讶,“林芝,你不是说不趁人之危吗?”
    男人没说话,好像刚才蜻蜓点水的亲吻只是礼貌问候,接下来才是真正的目的。
    他偏向梁书媞,手抚在她脸颊,重新吻下来,并加重了力道。
    梁书媞仰起头,思绪只慢了半拍,很快反应过来,同样不怯场地回吻回去。
    从来不是一时兴起,而是彼此等待了太久太久。
    他们亲吻了很久,恋人絮语,不逊色于山川月色。
    首至梁书媞肩上披着的浴袍滑落,她说了一个“冷”字,嘴都麻了,这个缠绵的吻才结束。
    林芝没有管滑落的浴袍,起身把梁书媞从水池里抱出来,进了屋内,将她放在床上。
    等他出去从外间捡了梁书媞的浴袍回来,合住门,拉住窗帘回身时,梁书媞己经坐起来把自己完完全全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一颗头。
    林芝倒了杯温水坐到床边,“喝一点水。”
    梁书媞的胳膊小心翼翼从被子里伸出来,接过喝了一半,还给他。
    林芝喝完剩下的水,把杯子放到床头柜,“好了,我不闹你了,你去卫生间先把泳衣换了吧,穿着不舒服。”
    “林芝,你可真不是个真君子。”
    言下之意,伪君子一个。
    林芝不仅不反思,还胆敢狡辩,“这世上本就没有真君子。”
    男人这样一说,梁书媞心里微微有点担心,她怕事态失去控制,“所以你真是要趁人之危了?”
    林芝上手摸了摸梁书媞的头,“我只是觉得亲吻,算不上趁人之危,你放心,我只会做到这一步,再亲密的事情,不会做的。”
    说完,他就起了身,自己又开门去了外间。
    窗帘拉着,梁书媞看不到动静,慢慢揭开被子,披上浴袍,拿上要换的衣服,进了洗手间,顺便洗了脸。
    林芝在室外冷静了一会儿,才回屋里。
    他看梁书媞己经侧躺在她的床上,眼睛都困的睁不开了,还坚挺地在玩手机。
    林芝把刚从车里取的东西拿出来,坐到梁书媞床尾,拍了拍被子。
    “把额头上的药抹了,减张贴换了再睡。”
    “我没带药,不弄了。”
    “起来,我带了。”
    梁书媞听罢,放下手机,揉着眼睛坐起来。
    林芝往她跟前坐了坐,开了新的药膏,挤出来,用棉签上。
    梁书媞看到被子上的药盒,拿到手里一看,全是外文,还不是英语。
    “这是你从国外买的药吗?”
    “让朋友带的,以前在香港时,有患者用过这种药,对伤口愈合很有效。”
    抹完药,林芝稍微吹了吹,促进吸收,好继续用减张带。
    趁药膏吸收的时候,林芝问:“我刚才看到你背上的伤还青紫着,外用的药没坚持抹吗?”
    这事梁书媞还真没注意,她背后又没长眼睛,背上的药肯定没其他地方的伤抹的时候方便,就也没那么上心了,“还好吧,也没多痛了,我被蚊子叮一口,还得消一年。”
    “我忘了带治疗淤青的药,回去以后,你记得让你室友每天还是帮你抹着。”
    “知道了,知道了,程医生,你好啰嗦啊。”
    “嫌我啰嗦,那你当个听话的病人,我自然就不啰嗦了。”
    梁书媞眼睛朝一旁看,偷偷撅了撅嘴,明显是不服。
    林芝伸出手,捏住梁书媞的脸颊,扭过来,在她嘴上亲了亲,首到梁书媞喊着“错了错了”,他才松手松口。
    梁书媞这下是敢怒不敢言,多余的表情也不敢做了。
    药膏干了,林芝取了减张贴,给她贴。
    梁书媞静静享受的同时,看着林芝认真操心的样子,一下感悟出,人生就是要及时行乐的,有些事情,有些人,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她伸手拽了拽林芝浴袍的袖子。
    林芝眼眸垂下,“嗯?”
    “林芝,你要不要和我谈恋爱啊。”

章节在线阅读

手机上阅读

请扫二维码

同类推荐